狗兒與我 (5)

  除了名字之外,我們和狗溝通的另一個工具是食物。狗能不能吃得下,是不是食不下嚥,有沒有消化正常,都是令主人擔心的問題。如我聽過一些幼犬的情形,有的要連哄帶騙才會吃東西,有的吃了立刻瀉肚子,有的會挑食,狀況層出不窮。


有吃的嗎?


  所幸,菠蘿不屬於這類型的狗。他......什麼都能吃......什麼都愛吃......什麼都不奇怪!


吃飯時間到了嗎?


  記得第一天看到他時,本以為他文質彬彬、虛懷若谷、小家碧玉,初來乍到,不奔不叫。原來問了阿姨才知道,他吃掉了同是天涯籠中狗的午餐,而且是兩個室友的。所以他不是想像中的胖,只是愛吃,只是不落狗後,只是小時候胖而非真胖。


食物進入雷達範圍,眼睛發亮!


  覓食是一種天性。等他消化了三狗份的食物之後,開始在家裡巡邏,東聞西嗅,看看有沒有漏網之料。然後,幾天過去了,他學會的第一句人話當然是「吃飯」!餐桌禮儀,上小學以後再學!點到為止大概是大學必修科目!菠蘿讓梨可能是博士論文題目!


食物離開雷達範圍,垂頭喪氣!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gratitude 的頭像
gratitude

gratitude

gratitud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