狗兒與我 (8)

歷經了幾個月的預防針施打期,菠蘿終於可以破繭而出,正式「受洗」。



我受洗了!


第一次幫狗兒洗澡時,兩造都很緊張。我害怕手腳太慢,讓狗兒受風寒而感冒;他害怕左搓右揉,在浴室裡面上演追逐戰。



洗澡前比較黑嗎?


好不容易抓住他,猛搓兩下泡沫精,轉身沾水時,他就受不了渾身打轉。似乎所有被淋濕的狗都會這招,以單側腳底連線為轉軸,腳長為半徑,作來回擺動,擺盪到身體彈性之極限時,改以另一側的雙腳連線為轉軸,相同地擺盪到極限時再換回第一次的軸心。這是軀幹部分的甩水。但身體甩動的同時,頭部沒有閒著,他的頭會以伸長的脖子脊椎骨為轉軸,讓狗頭在肌肉彈性限度內來回甩動。是故轉軸之中又有轉軸,頭部會受到科式力的作用。總而言之.....水從他身上被甩到我身上,是質量傳遞作用,驅動來源是他的脂肪燃燒所生之化學能,難怪每次洗澡完他會累。

最後步驟,吹乾身體也是一大挑戰。當吹風機開啟的那一刻,也是他躁鬱引爆的一刻,如何安撫他配合吹風機的風源是我們彼此學習調整的課題。


泰迪哥!我比你乾淨!你真的是泰迪哥!

經過這些折騰之後,他總要發洩一下,所以總會在家裡來回衝刺,筋疲力竭方干休,然後會大睡一覺。他經過幾次洗澡加吹毛之後,也漸漸能夠接受這種服務,我認為他潛意識裡自認是一隻愛乾淨的狗。


累!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gratitude 的頭像
gratitude

gratitude

gratitud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