狗兒與我 (3)
 
  上一篇提到要和小狗溝通,第一個難題是幫他取名。想一個名字簡單,但是名符其實不易;名符其實困難,但是他能接受更難。所以在當時,我們參考了市井小民的狗名,上流社會的狗名,想抄襲一用,但是折騰許久,就是得不到雙方滿意的名字。


             叫我嗎?


  以某一個失敗的例子來說,因為他帶著一身深褐泛金黃的毛色,最直接的聯想是咖啡,因此大家試著叫他咖啡,連續嘗試很久都沒回應,不得不令人放棄…………所以剛接手的前幾天都忙著思考他應該擁有什麼名字。

  一直到某一天,我到了熟悉的麵包店,一看到架子上甫陳列的、剛出爐的、烤成金黃皮的…………丹麥菠蘿,我的靈光乍現。當然,也買下兩個菠蘿麵包。


  回家後,一經討論,決定用「菠蘿」這個名字測試他的反應,結果…………他叫了。再試一次,又叫了,而且帶著興奮!然後我們用每秒三個「菠蘿」的頻率呼喚,他叫得更活躍,幾乎要在地上打滾。所以,超過兩人一狗以上的出席率門檻,多達半數同意票的確認之下,他正名成功。

  事後想一想,這個名字頗有深義,「菠蘿」乃粵語中的鳳梨,鳳梨的閩語唸作「旺來」,旺來即為耳熟能詳的「來福」,所以「菠蘿」確實是個好狗名。



  事隔一年,再回想起他興奮回應的那一刻,會不會是因為我…………拿著菠蘿叫「菠蘿」,叫著「菠蘿」「菠蘿」叫,「菠蘿」叫著要菠蘿?


           下台鞠躬!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gratitude 的頭像
gratitude

gratitude

gratitud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Actus
  • 凡說菠蘿,即非菠蘿,是名菠蘿.